干部“匿名化”,苦衷何在?

2020-08-15 10:23圖文來源: 河北新聞網

“千萬別讓人知道是我說的。”“別寫進去啊,咱可是兄弟,我才跟你說這些的。”“領導可能嘴上不說,但會給我小鞋穿。”如今,“不提名字”已經成為不少干部打開心扉講真話的前提。記者采訪發現,干部在面臨各類采訪或詢問時,不管主題是正面還是負面,都希望能在事后的新聞報道或者調研報告中隱去名字。在基層,干部“匿名化”傾向正在加劇。( 8月11日 中國新聞網)

言論自由,憲法予以保護的個人權力,只要不是一己之私的偏見,不是故意的詆毀,通過正常的途徑合法表達自己的意見建議,都應該被尊重。然而,基層一線干部卻要“匿名”發言,遮掩“發聲”,由此折射出基層的困惑,以及亟待解決的瓶頸。

“匿名”是自信不足,害怕出錯。基層干部大多數情況下對媒體還是有恐懼的,往往認為媒體總是吹毛求疵、雞蛋里挑骨頭,是來挑刺和找茬的。不管自己工作中如何認真仔細,難免還是會出現不足之處,也確實可能自身站位不高,全局性和大局性思維能力不夠,自身如發表觀點和意見,是不是會讓一些問題暴露出來,即便有一點點成效和成績,但也架不住媒體的深挖細品。這正是他們的主要顧慮所在。

“匿名”是不敢出頭,害怕追責。以會議傳遞會議精神,以文件傳遞文件精神,類似文山會海的留痕,是形式主義的表現形式。但是為了免責或者責任小一些,也不會有人提出意見。脫貧攻堅中,對于每個月走訪2次以上的要求,各個部門一次次的檢查和陪同檢查,基層顯然是苦不堪言的,但也肯定是畏首畏尾的,都害怕“槍打出頭鳥”,不知道是真想破除形式主義,還是又是新的形式主義,這樣的“制度之殤”也是需要思考的。

熱衷于“匿名”還源于機制不全,害怕背鍋。“提意見就像迎風吐口水,吐自己一臉。”誰提出,誰負責,這是基層干部普遍害怕的問題,也是一線的困惑擔憂。提出問題,本身是前行中不可或缺的查漏補缺,不斷改進和完善補充政策,才能更好的推動落實。有的政策,明知道存在政策盲點,不執行要追責執行不力,執行又需要基層突破現有規定進行探索,這也為“踩紅線”埋下了隱患,提出意見建議,又可能被批評為官不愿為,或者是要求基層干部提出具體的解決辦法,自然基層干部就會少了發言的積極性。

“匿名化”風氣之下,意見被采納,沒有功勞;意見被駁回,也沒有風險。這樣的思想,嚴重影響了基層一線干事創業的積極性。基層一線是承上啟下的關鍵,只有樹立正確的風向標,鼓勵基層干部根據實際情況創造性開展工作,完善容錯糾錯機制,才能讓其有足夠的安全感;只有讓基層的建議之門敞開,基層治理的能力才會隨之增強。(劉俊希) 

作者:劉俊希 責任編輯:劉全民
0人參與
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
最新評論
    查看全部

    周刊

    9月18日下午,2020中國南京金秋經貿洽談會重大項目集中簽約儀式舉行。現場,51個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項目集中簽約,總投資達3233.4億元。[詳細]
    360街机电玩城手机版 大发快三全天计划表 七星彩一等奖多少钱 股票指数基金与etf 陕西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山东体彩11选5 福彩3d三天计划胆论坛 股市行情300793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今天 老虎配资 pc幸运28在线预测大神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青海11选5前3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群英会任三诀窍 北京快3技巧 山东福彩群英会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