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南京新聞 > 民生 > 正文

惱人的梅雨季,在古人眼里卻是滿滿詩意

2020-06-17 18:10圖文來源: 紫金山新聞

云幕低垂,雨簾氤氳。在南京人的字典中,梅雨不僅僅是梅雨,一會兒溫柔嫻靜的“梅姑娘”,一會又是作妖的“暴力梅”。就像這幾日,梅雨在長江南北兩岸搖擺。17日,梅雨到了江蘇北邊,南京迎來短暫晴日,18日梅雨雨帶又會南落,淮河以南地區又會出現中到大雨。

而在古人的字典里,梅雨是自然現象,也是一個別具韻味的意象。詩人們通過梅雨意象描繪出一個個江南雨中美景,“梅雨滿江春草歇,一聲聲在荔枝枝”“南京犀浦道,四月熟黃梅”“三日雨不止,蚯蚓上我堂”……

梅雨進入文學始于南北朝

古人善于觀察自然,對風霜雨雪等現象的描述也極為形象。就拿著“雨”而言,古人常常用當地當令的某種植物來命名相應時節的的雨,如“杏花雨”“桃花雨”“梨花雨”“榆莢雨”“荷花雨”“梅雨”“豆花雨”等。南京人最熟悉的,便是“梅雨”了。

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渠紅巖研究氣象文化,在她的研究中,梅雨這一氣象名詞進入文學領域始于南北朝時期。梅雨較早見于西晉周處《陽羨風土記》,“夏至之雨,名為黃梅雨,沾衣服皆敗涴。”從這句話,專家推斷,西晉時,吳越地區已經有“黃梅雨”的說法了。

而“梅雨”成了一種文學意象,則是唐代的事情。初唐徐堅等所撰的《初學記》云:“梅熟而雨曰‘梅雨’,江東呼為‘黃梅雨’。” 這句話點名了梅雨得名的原因,并指出,在唐代,梅雨是“江東”即蕪湖以東江南地區的人們普遍熟悉的說法。“梅雨的自然屬性在人們的心目中不斷積累,逐漸形成了原始認識,即梅雨的原型意義。此后,文人便借景抒懷,賦予梅雨以思想、情感,逐步形成了梅雨意象。”渠紅巖在《淺吟低唱話梅雨》一文中寫道。

唐宋以后,文人墨客多愛流連于江南,江南煙雨陪伴他們度過漫長的寂寞歲月,連這陰雨也變得可愛了些。想象一下,此時不便出門,擇一扇明窗,聽淅瀝瀝的雨霧,是不是很有詩意?

在文人的梅雨詩作大PK中,杜甫不甘示弱。“南京犀浦道,四月熟黃梅。湛湛長江去,冥冥細雨來。茅茨疏易濕,云霧密難開。竟日蛟龍喜,盤渦與岸回。”杜甫筆下的“南京”,不是南京,而是安史之亂中唐玄宗避于蜀地的成都。

梅雨和江南是經典意象組合

梅雨鐘情于江南,這段時間翻看江浙皖滬等地新聞報紙,梅雨新聞屢屢見諸頭版頭條。其實在明清時期,“江南”與“梅雨”已經固化為一個經典意象組合,梅雨成了江南的標簽。梅雨是江南的“水墨”,小橋流水、粉墻黛瓦似乎也因為這迷蒙的煙雨而尤具詩情畫意,這是典型的江南梅雨季節的寫照。

“在明清時代,以江蘇、浙江不僅成為地理意義上的江南,還因其經濟、文化優勢而成為人們心理認識意義上的江南。”渠紅巖認為,“研究相關的文獻和文學作品我們也發現,這一時期描寫梅雨的作品數量多,梅雨意象的江南地域性也被廣泛而明顯地表現出來,“梅雨江南”、“煙雨江南”的表達模式逐漸形成。

而如今,在快節奏的生活中,濕漉漉的環境讓人們的步伐跟不上焦躁的心情,梅雨逐漸成為一個普通的氣象名詞。若得閑時,也可停一停腳步,聽一聽雨聲,重新品味古人的“十里江風吹晝夢,一川梅雨敵春愁”。

梅雨晴時插秧鼓

在長期的生活與生活實踐中,江南地區的人們熟悉并掌握了梅雨的特性和規律,從一系列梅雨民諺中便可看出當時人們對梅雨認識的普遍。例如:“黃梅寒,井底干”“臘月里多雪,水黃梅”“寒水枯,夏水枯”等等。如今,氣象專家通過多年的氣象大數據證明,這些預兆梅雨的天氣諺語有一定可信性,且互相之間能夠驗證。

詩人也在關注梅雨與生活、農事的關聯,陸游有句詩叫做:“梅雨晴時插秧鼓,蘋風生處采菱歌。”梅雨季節,充沛的雨水對水稻插秧十分有利。當下,南京從南到北,田間地頭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,農人搶種水稻。而且,這段時間,趕上梅雨時節,大雨之后,外面涼風習習,吹在身上很舒服,相較于前段時間,勞作也會稍微舒服一些。

雖然梅雨時間綿長,讓人覺得煩悶壓抑,然而,農人卻可以借此將農事暫放一下,享受梅雨帶給他們的難得的逍遙與閑適,“黃篾舫中梅雨里,野人無事日高眠。”享受這種偷得浮生半日閑的生活。

南報融媒體記者 翟羽

作者:翟羽 責任編輯:吳麗莉

周刊

“四新”行動計劃和《南京市數字經濟發展三年行動計劃(2020—2022年)》均提前布局,為無人駕駛汽車的發展提供沃土。 [詳細]
360街机电玩城手机版 理财平台排行榜2018 上海11选5走势图开奖完整版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极速赛车跟秒速赛车 多乐彩链接 江西快3出球顺序 股票涨跌的 贵州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中国平安股票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福彩三地走势图 弘业股份股票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 博牛宝沪深策略 江苏7位数开奖软件 股票免费平台